近期,“人才争夺战”不断升温。去年以来,全国多个地区纷纷推出了力度不小的人才引进政策。而作为沿海发达地区的广东省,包括深圳、东莞在内的多个城市都密集发布相关政策,推动非户籍人口的落户、就业。

 深圳:降低落户门槛 人口结构更稳定

  对于本身就在这些地方工作的人来说,拥有新的户籍究竟意味着什么?而大批的户籍人口,又将为当地的产业发展带来怎样的改变呢?

  深圳市民小周对记者说,第一是因为想在深圳长期发展,其二是,子女的教育问题。

  早在2016年初,小周就想申请深圳户口,但是由于自己的大专学历不达标,积分也不够,只好放弃。2016年8月,深圳将纯学历型人才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及以上,对人才入户量不设指标数量上限。小周是新政受益者之一。

  2017年7月,深圳又完善积分入户政策,给长期在深圳稳定就业和居住的非学历、技能型常住人口开辟了新的入户通道。

  中国城市经济学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表示,从深圳来讲,它仍然保持着30%上的制造业,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,这个在学历上没有特别高的要求。一方面,需要有学历方面的人才大战,同时也要有技术基础的劳动就业人口。

  过去,深圳的人才落户政策重点针对具有高学历、技术专业知识者,以及高纳税者。截至2016年底,深圳户籍人口仅占常住人口的34%,相比北上广62%、59%和63%的比例,深圳的人口结构仍然有待优化。而得益于近几年来深圳不断放宽的落户政策,2017年,深圳市在册户籍人口达到449.86万人,全年增长45.07万人。

  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处副处长董彧说,适度地增加在册户籍人口规模,扭转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比例长期倒挂的一个现象,是人口结构稳定性的要求。

  东莞:取消积分制 满足“两个五年”即可入户

  深圳在引进人才的过程中,门槛是越来越低,而对户籍的开放也是越来越宽。同样,为了进一步降低入户门槛,东莞从今年的2月27日起取消了积分入户的限制,取而代之的是“两个五年”的入户政策,也就是在东莞参加社会保险5年且办理居住证满5年即可落户。

  庄女士在东莞生活了十几年,虽然最后她通过积分入户的渠道成功落户东莞,但回忆起当时的经历,她仍然觉得需要准备的材料过于繁琐,办理的周期也过长。

  与以往的“积分入户”相比,现在东莞“两个五年”的入户考核指标大幅删减,如“积分入户”里要求的文化素质与房产纳税等指标均被废除,只需在莞稳定居就业即可入户,目标指向在莞稳定就业居住的非户籍人口,入户门槛降低。

  不仅是东莞,在珠三角地区取消积分制的城市还有全国第一个实施积分制的中山。珠海也从3月开始执行已大幅放宽的户口迁入政策。

  为了吸引非户籍人口落户,广东各地纷纷调低外来人口落户门槛,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,做大城市人口。同时也积极出台各种吸引人才的政策,吸引在外地的户籍人口返乡以及各类人才留在当地。像肇庆,凡被列入紧缺人才引进指导目录的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,可享受2万-15万元补助。

  珠三角多城市降低门槛 抢人才更是抢人口

  今年以来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纷纷出台了相关的高端人才引进政策。而与这些地方有所不同的是,深圳、东莞等地推出的户籍政策,很大程度上,是传递出了对普通劳动力的抢夺。

  然而,珠三角地区对于人口资源的抢夺,为什么会成为它们的目标呢?

  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表示,整个珠三角是一个庞大的制造产业链。过去这些年,就业人口流失也比较严重,对维持它庞大的制造业是个巨大的麻烦。所以,在很多城市,只要合适年龄,身体健康的就业人口,它就会抢,所以就形成了一个抢人才大战和抢人口大战。

  业内人士认为,珠三角各城市均面临户籍人口倒挂的问题,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,让户籍人口的比重进一步提高,优化人口结构成为当务之急。另外,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背景下,这也是提前应对可能出现的人才外溢的一项前瞻性布局。

  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表示,一个城市的发展绝不仅仅是博士、硕士所能够支撑起来的,它需要的是一个人才的体系,珠江三角洲很多城市开始放宽对人才认定的这些条件,已经认识到了一个城市的发展需要多层次的人才的集聚。

  有业内人士指出,比落户“门槛”更重要的,是户籍的“含金量”。一纸户口背后,是一场关乎医疗水平、教育资源、就业机会、宜居环境、文化娱乐、发展潜力等在内的系统化大比拼。

  地方政府不能仅仅以吸引外来人口入户为目的,而应更多考量基本公共服务是否均等化,无论外来人口还是新户籍人口,是否享受到相应的福利和待遇,他们的就业和基本服务是否能够保障,这才是吸引人才、推动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。